欢迎光临四川通江德才外国语学校网站!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门口的等待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4-12-24 0909:1212:1616
门口的等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八年级二班  王钰萱

        我与邻居男孩不相见已有5年了,可他在我门口那久久的等待却仿佛还在昨天。
        那男孩与我住同一单元,同一楼层,比我小好几岁。由于进出经常碰见,熟识后,便要求我教他骑会自行车的缘故,所以,只要他看见我就叫我“姐姐”或师傅。
        那男孩的人缘不错,小伙伴们经常去他家门口等他(当他妈妈不在家的时候)。有时还会听见他对她的“小粉丝”们说起我,比如说我绘画比赛得了第一名,自行车骑得如何好啊之类的。为这,她的妈妈还狠狠地揍过他,我始终弄不明白,现在的大人们尽管居住在同一幢大楼里,却互不交往,见面也不打招呼,仿佛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从何时开始,那男孩喜欢收集赛车了(买果冻时商店送的小玩具)。和以往一样,几个小朋友在楼道里盘腿坐下,看他一脸笑容,高高举起那些赛车,眉飞色舞地夸赞一通。同时也让他们摸一摸,看一看。那些小朋友像见到稀罕物似的,眼睛里露出羡慕的神情。当他没有“粉丝”或“观众”时,我就是参观“车展”的邀请对象,可笑的事他给那些玩具车取些怪怪的名字,什么“青龙”啦、“白虎”啦……。我自然也太在意,但每当他笑嘻嘻地又依依不舍地送给我一辆“赛车”时,全身悚然起来,顿时会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动。好几次,我们正玩的起劲,只要听到他妈妈的脚步声,他就会一溜烟地没了踪迹,让我来收拾残局。
        初夏的黄昏很迷人也很温馨,晚霞慢慢地消失在西边的天空。今天的晚餐对“小寿星”的我来说,心情舒畅到说不出的“大”。淘气的表弟把蛋糕抹得我脸上、头发上到处都是,晚餐十点钟才完,我就乘出租车匆匆回家去洗脸、洗头。在门口,我遇见了那个邻居男孩,他手里拿一辆玩具车,正想跟我说话,我给他招招手,开门、“砰”,把他关在了门外。等我洗完了头脸,拿起吹风风干头发时,奶奶用正宗地四川话说道:“外面那个小娃儿八点钟就来等你了,说有啥子话要说,你就吹嘛!”哦,内疚油然而生,我连忙拎着湿漉漉的头发,开了门,他果真还蹲在我家门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找我干嘛?”
        “祝你生日快乐!”说完,把一辆玩具车塞给我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咋知道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向奶奶打听的”,边说边回转身,跑了。
        静静地夜晚,我躺在床上,耳朵里仿佛传来他母亲的呵斥与责骂。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……
        五年了,再也没有与他相见,听说,他随他外出打工的爸爸妈妈被带到南方一所学校读书去了。在大人们挤压的空间里,他那纯真的笑脸、真情的等待与祝福,让我终生难忘。忽然想起“宏儿不正在想念水生么”的句子来……